当前位置 主页 > 招标投标 >

爸爸的心血付之一炬

  

妈妈让我坐在她腿上,抚摸着我的头发说:宝宝,你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?我摇摇头,不吱声。妈妈停了一会儿,手放了下去,轻声地问道:孩子,如果不快乐,妈妈是你最好的倾听者。我再也忍不住,边大哭边说:妈妈,我不想看到你和爸爸伤心,你们不快乐我也不快乐,为什么工厂会被烧?为什么我们家这么倒霉?妈妈楞了,好半天她才说话,却也哽咽了声音:孩子,别哭,我们没有一无所有啊!至少我们还健康,至少我们还有希望重来啊!听着妈妈不厌其烦温柔的话语,我心中那冰冻的伤渐渐融化,直至消失。

妈妈说的对,人的一生那么长,总不能全部是春天吧!感谢上苍赋予我的冬天,纵使有刺骨的寒冷,也会学到坚强,闻到扑鼻的梅香。就算是冬天,我也要给它新的含义让我学会了坚强,明白了只要希望还在,便可重来。

我愈加的沉默了。那段日子,我每天放学回家后,就躲在房间里,不做作业而是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杂乱无章的想一些事。想为什么这种灾祸要降临在我家?想爸爸这样付出却得到一身伤疤值得吗?就这样混混沌沌过了好久,直到妈妈发现了我的变化。

爸爸辞去公职下了海,成为了一名生意人。他不辞辛劳整天奔波在家与工厂之间,每天晚上我睡觉了,还可以看见妈妈坐在客厅等爸爸。好不容易工厂有了些起色,哪料到工厂失了火,家中的积蓄,爸爸的心血付之一炬。

从那之后,我看到的只有妈妈偷偷抹眼泪,爸爸的唉声叹气和几位借钱给我家办厂的亲戚欲言又止的模样。多少次,我心中打着草稿想对爸爸说些安慰的话,可那些言语却像沙砾一样卡在喉咙中,吐也吐不出来。